银保监会重磅发文!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

5月9日,银保监会就《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意见稿指出,单户用于消费的个人信用贷款授信额度应当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到期一次性还本的,授信期限不超过一年。商业银行应根据自身风险管理能力,按照互联网贷款的区域、行业、品种等,确定单户用于生产经营的个人贷款和流动资金贷款授信额度上限。对期限超过一年的上述贷款,至少每年对该笔贷款对应的授信进行重新评估和审批。 继续阅读“银保监会重磅发文!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

财政部:对符合条件的国有金融机构 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5月9日,财政部就《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条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坚持问题导向,聚焦制约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体制机制障碍,坚持“权由法授、权责法定”,明确出资人等相关方面职责,明晰委托代理关系,规范国有金融资本管理,规范国有金融机构运营等事项。 继续阅读“财政部:对符合条件的国有金融机构 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银保监会对中信银行启动立案调查

5月9日讯,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公告,2020年3月,中信银行在未经客户本人授权的情况下,向第三方提供个人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违背为存款人保密的原则。我局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启动立案调查程序,严格依法依规进行查处。 继续阅读“银保监会对中信银行启动立案调查”

证监会:拟将基金托管人净资产准入安排调整为达到200亿元

5月9日,证监会发布《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拟将基金托管人净资产准入安排调整为达到200亿元即可;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银行在华分行申请基金托管资格。

附:关于《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起草说明 继续阅读“证监会:拟将基金托管人净资产准入安排调整为达到200亿元”

光大零售金融推出“掌薪宝”,现金管理工具再创新

近日,光大银行零售金融全新升级的现金管理工具——“掌薪宝”上线,这是该行在现金管理领域的又一创新。

据介绍,“掌薪宝”是光大银行针对投资者闲散资金保值增值需求推出的现金管理投资平台,涵盖货币基金、自营理财和中短债基金三类产品,兼顾流动性和收益性的平衡,开辟了余额理财新的投资方向。流动性更出色,能更好满足客户多元投资需求。 继续阅读“光大零售金融推出“掌薪宝”,现金管理工具再创新”

银保监会:限制资金信托投资非标债权集中度

5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为落实《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规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业务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等法律法规,中国银保监会起草了《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现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继续阅读“银保监会:限制资金信托投资非标债权集中度”

全国首个合资理财公司落地上海临港

临港新片区管委会会同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上海银保监局、上海证监局、市金融工作局5月8日共同发布《全面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金融开放与创新发展的若干措施》,并举行多个重点项目签约仪式。 继续阅读“全国首个合资理财公司落地上海临港”

黄奇帆:关于互联网经济发展的六个战略思考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引起了社会各界对世界经济格局的重新思考。工业社会在最近两百年里为人类社会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并建立了全球水平分工的经济体系。但是,疫情的到来打破了这种看似高效率的体系,全球供应链被疫情阻断、分割,导致了大量地区的经济近乎停摆。在困难之中,互联网经济因为其非接触的特性受到冲击相对较小,从而展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是疫情中全球经济所看到的希望。但是,传统的互联网经济也有很多问题,仅仅依靠原有的模式无法带动全球经济的整体复苏。所以,即便是谷歌、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企业,在疫情中也在寻找着新的发展方向,互联网经济必将进入一个与传统实体经济全面融合的新阶段。 继续阅读“黄奇帆:关于互联网经济发展的六个战略思考”

银保监会:保险资金、养老金等可以依法投资债转股投资计划丨全文

5月6日,中国银保监会关于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

通知称,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可以使用自有资金、合法筹集或管理的专项用于市场化债转股的资金投资本公司或其他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作为管理人的债转股投资计划,但不得使用受托管理的资金投资本公司债转股投资计划。 继续阅读“银保监会:保险资金、养老金等可以依法投资债转股投资计划丨全文”

监管部门紧急摸排 结构性存款等金融产品“家底”

日前,部分银保监局紧急摸底辖内结构性存款等金融产品的运行、销售情况。银行业内人士表示,结构性存款通过与利率、汇率、指数等波动挂钩,实现风险收益,而实际销售过程中投资者往往对其潜在的风险并不明晰。 继续阅读“监管部门紧急摸排 结构性存款等金融产品“家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