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销售VS公募基金经理 他们眼中的现金管理类理财新规

端午节前,酝酿了一年多的现金类理财产品管理新规落地了,这个拗口的规定背后有多少银行方的博弈挣扎,咱不知道,也不敢问。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银行现金类理财的收益率总是比货币基金要高一点,有一个很深层次的原因就是银行现金类理财受到的监管比较松。

而公募基金从成立到投资管理,层层把关,组合里能买多少存款、配多长的久期、用多大的杠杆,都是一条条一项项法规框死了。但是银行现金类理财则不一样,能买啥、不能买啥,没有强制、明确的规定。

但从此之后,占据银行理财产品半壁江山的现金理财产品将跟公募短债基金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都是千年的狐狸,甭玩聊斋,大家投资方向、范围、打法都差不多,那就遵守同一套监管标准。

对于这个新规,我发现两份解读很有意思,一份来自某商业银行北分资管部理财业务主管,有多年商业银行理财销售和投资运营管理经验,高峰时期管理千亿以上规模理财产品运营,他的分析是在给一家券商固收交流时说的,罕见的直白、接地气;另外一份来自一家公募基金的短债基金经理,为了避嫌和减少合规流程,我就匿名了,分享给大家看看。

某商业银行北分资管部理财业务主管:

这次的现金管理新规,因为涉及7万亿规模的市场,大家关注度比较高,由于征求意见稿已经发布了大概一年半,大部分规定大家都比较适应了,总体影响有限。

其实在2018年资管新规之前,银行理财产品的管理是比较随意的,很多银行理财产品会放在一个大的资金池里。

资金池就是说,所有的理财产品都放在一个账户下面去计算和管理,收益可以相互调节,底层资产投资范围对于不同的客户来说,也没有太大区别。

更直接的说,一家银行上百款理财产品其实是放在一起管理和配置的。那个时候,感觉理财产品的管理配置是百无禁忌的。

举个例子来说,在2016年末、2017年初有一阵子资产荒,很多理财产品项下很多资产的投资收益不够支付理财成本,有几笔收益非常高的非标资产要用在几只理财产品里面来回调节收益,来保障理财产品的刚性兑付,账目上非常混乱。

现在听起来可能不可思议,但是在那个时候,就没什么监管意识,大家想的就是怎么把产品刚性兑付掉。

但是从2017年开始,各大监管机构做了好几次大规模的检查,然后银行理财产品就被要求禁止资金池模式,基本实现了产品之间的单独记账、单独核算和单独管理。

银行理财产品的管理从那个时候开始有据可循。我们在发产品和做资产配置的时候,会开始考虑很多的限制,就比如说会不会被罚。然后每个理财产品都开始设立自己的账户,会根据不同客户类型来匹配风险级别,然后配置不同类别和比例的资产,比如说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项下不能投资权益类资产、理财产品之间交易价格的偏离度也不能超过限制等等。

总的来说,客户可能感觉不出有什么变化,因为都是刚性兑付,但是我们的产品管理会更加的清晰。但是即便在那个时候,管理也还是有很多诟病的,比如说理财产品之间仍然可以相互交易去调节收益,资金资产期限错配非常的严重。因为只有这样的话才能综合综收。

在2018年之后,监管机构就出台了资管新规意见稿和正式发文,理财产品从那个时候开始逐渐摆脱了非常严格的刚性兑付,越来越市场化和规范化,比较接近公募基金的管理方式。

大家都知道银行的渠道能力比较强,风控意识也比较强,但是投研能力相对来说比较弱,所以拿到的资产主体一般都是央企和大国企,也尽量去减少创新和试错。所以新规后,银行拿资产的时候反而更加的保守,直到现在。

虽然都在说“固收+”,然后也尽量的去解放一部分思想,但基本上还是要用高评级的债券去打底,哪怕会加入一部分的股票,还是说不需要去打破业绩比较基准的。

说回现金类理财。在资管新规之前,由于银行理财在消费者心里都是刚兑的,现管类产品没有什么优势,收益不算高,不是特别受欢迎。之前还发行过一款阶梯收益的现金理财,就是客户存放的期限越长,收益越高。产品就是期限差,比如说1到7天,7到14天会有不同的收益,这种产品非常受机构客户的欢迎。很多企业就觉得说因为收益比银行的存款收益高,而且非常灵活,但是其实底层配置都是一样的,就是根据期限来计算收益,所以明显是刚兑的形式。

在资管新规之后的初期,大概是2019年初,是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规模增长非常迅速的时期。那个时候产品每月规模可以增长超过1000亿 。

底层开始都是配置货币市场工具,例如像同业借款这种非非标,或者是一些长久期的债券为主,这些资产类型都非常容易上规模。

对于银行来说,现金类理财产品成本比较低,利差很厚,流动性管理成本也不是特别高。在季末月末的时候,会在市场上提前做好拆借准备,所以基本上也不大会有什么流动性风险。

对于客户来说,因为产品在在2019年初还是用摊余成本法估值的,所以估值曲线非常平滑。所以有的时候比7天到1个月产品还要高,所以客户很容易接受,经常被银行用作钩子产品来获客。

那段时间,监管部门对现金理财的各项设计细节没有特别强制的具体要求,所以发展得没有太多顾虑,很容易就迅猛地崛起,并且就引起了关注。

在一审稿出来之后,据我观察,大部分新发行的现金理财产品已经比较严格地遵守规定了。比如说是T+1到账,比如新规中投资负面清单,比如可转可交易永续转等,在大多数产品的季度报表披露中都是没有的,估值方式在产品协议里也都会注明是摊余成本加影子定价。

可能极少数的小银行理财会存在说久期的严重错配或者投向比较低评级的债券的问题。但是这次过渡期已经延长到了2022年底,对于银行和市场来说,大部分银行和整个市场来说应该都是比较温和的。

再说说大家都比较关注的规模问题。现在这种现金类理财产品其实已经不赚钱了,不是银行赚钱的主流的产品了,现在其实就是跑马圈地的产品。我认为,大行利用现金类产品去跑市场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今天现金类客户的黏性非常低,他们存放的久期平均也就在40天左右,所以周期也很短,利差也比较薄,导致产品已经出现比较大的瓶颈了。

我看到很多大行都在加强投研和服务的能力,和一些个性化的创新能力。他们也会主推“固收+”产品。中小型银行现在已经逐步用1月以下的短周期理财来替代现金类理财去获客。

对于银行理财来说,虽然渠道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比较缺乏高评级的好资产,也缺乏优秀的投研团队去发掘价值的能力。既然金融市场已经是互联网化了,掌握更优质的人才和资源才能占据绝对的优势。

某公募基金经理:

现金管理类理财对银行理财产品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根据最新的统计,现金管理类理财的规模占现在净值化理财的规模大概是40%左右,新规对市场的影响主要有三点。

第一点,规模上,资产新规发布之后,银行理财产品规模维持上涨的一个亮点就是现金管理类理财,现金管理类理财新规落地后,银行理财规模的上涨趋势可能会出现暂时性的减缓。

第二点,收益率上,现金管理类理财的收益率普遍高于同类型的产品,新规落地之后,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投资范围、合规管理、监管标准跟公募货币基金拉齐,未来现金理财类产品和公募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利差存在压缩的趋势。

第三,原先钟情现金管理类的投资需求需要寻找承接产品。什么样的产品合适呢?申赎便利性、收益未必要高但一定要稳定,这几点公募基金的短债基金其实也都满足。

短债基金尤其是期限更短的超短债类基金,投资范围、期限等与货币基金比较类似,但它是净值化估值,投资的资产涨了它的净值就是涨的,跌了就是跌了。

在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摊余成本法,我们每天查看货币基金和银行现金管理类理财时会发现它的收益都是正的,原因在于这种估值方法是把你买入的成本平摊到持有的每一天,看起来都是正的,因为它投资的标的一般品质比较高,流动性也很好,总体风险不大,监管允许用摊余成本法来展示产品业绩;但实际上它投资的资产,也会涨、也会跌,只是监管允许以正值来展示。

平时我们买的一些现金管理类理财它们具体哪些能投、哪些不能投、期限怎么规定,以前没有统一的监管规范,现在新规明确了,所投标的信用等级应该比较高,期限也得匹配,大概率在一年半的过渡期内,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就会向货币基金靠拢。

未来,银行现金管理类理财收益率下降可能是大趋势,建议大家可以关注短债产品尤其是超短债类产品,投资范围比较类似,只是没法实现老百姓喜欢看到的“每天正收益”;但这类产品追求的就是当客户持有一段时间之后,整体收益要高于货币基金以及按照新规转型之后的现金管理类产品收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