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实测互联网金融:三家民营银行异地展业存疑

互联网存贷款新规出台之后,开展互联网平台、异地存款贷业务受限,民营银行展业进入调整阶段。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之前互联网平台的多家民营银行存贷款产品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自营渠道建设。而在多家民营银行官方APP上,存贷款产品也针对异地客户做出了调整,比如有些银行仅向本地客户展示产品信息,有些银行在客户购买存贷款产品时,会有必要的提示是否可以购买。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仍有部分民营银行异地展业收缩不力。记者在北京、使用北京手机号作为验证手机,仍可以顺利在福建华通银行及梅州客商银行等办理存款业务。此外,据媒体报道,上海华瑞银行也存在类似异地展业现象。记者联系上述银行,但截至发稿,三家民营银行均未给出正面回应。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新规出台之后,目前纯互联网银行原则上不限制异地展业,但对于其他民营银行而言,还是应该遵循属地化原则。

异地揽储仍存

今年以来,互联网存贷款新规下发,地方法人银行跨地域经营被明令禁止,依赖上线展业的民营银行处于产品调整期。

某民营银行人士告诉记者:“严格按照监管要求经营,该整改的都已整改。”不过记者调查发现,仍有部分银行存款产品可以异地购买。

近日,记者在福建华通银行APP和梅州客商银行APP分别购买了存款产品,期间记者均不在上述2家银行属地,且使用非银行属地身份证及验证手机号码。

记者在福建华通银行购买了一款3年期存款产品,利率为4.125%,购买过程中,该行手机银行APP弹出提示“请确认当前在福建省福州市,产品仅限在福州市存入”。记者点击“确认,继续存入”后,便顺利购买到这款产品,并获得一张该行的电子存单。

记者针对是否会识别客户属地,咨询了福建华通银行客服。该行工作人员表示,存款产品仅针对福州客户开放,身份证、电话号码、联系地址其中一个属地在福州就可以购买存款产品。“客户购买存款产品时,界面前端会有弹窗提示,用户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开户的时候需要上传身份证,银行会识别客户的信息。”当记者表示自己身份证、电话号码、联系地址均不属于福州市时,该工作人员表示:“既然已经购买成功,就会按照购买时的利率标准派息,不会对客户造成影响。”

同样,记者也在梅州客商银行顺利购买了一款存款产品,该行产品购买过程中无任何提示。记者就异地客户是否受限的问题,咨询了梅州客商银行客服。工作人员表示:“下载客商银行APP最新版本,可以看到存款产品都可以点击购买,不会限制异地客户。”

今年1月15日,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地方性法人商业银行要坚守发展定位,确保通过互联网开展的存款业务,立足于服务已设立机构所在区域的客户。

虽然《通知》指出,无实体经营网点,业务主要在线上开展,且符合银保监会规定条件的除外,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纯互联网银行可以全国展业,非互联网银行不能异地展业。

某民营银行管理人士告诉记者:“按照窗口指导的情况,目前民营银行中只有4家属于纯互联网银行,可以全国展业。界定是否为互联网银行,有无网点并不是唯一标准,线上业务水平、科技支持程度,比如自建系统、风控模型、反欺诈模型、与监管对接的程度等,是否都符合监管要求和认可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非互联网银行目前还存在异地客户可以购买存款产品的现象,《通知》提出“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可以根据商业银行的风险水平对其跨区域存款规模限额等提出审慎性监管要求,同时按照‘一行一策’和‘平稳过渡’的原则,督促商业银行对不符合本通知要求的存款业务制定整改计划,并确保有序稳妥落实”。某民营银行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其所在的银行一直是按照监管规定合规经营的,而看待异地展业的问题,需要一段时间,而不是一个时间点。

谋求转型出路

存款新规下发近半年,多家民营银行在政策规定范围内调整。

北方某民营银行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加强自营渠道建设,今年主要的工作就是把客户从原来的第三方平台引导到自营渠道。自营渠道主要包括银行APP和微信银行,我们会做一些活动,比如抽奖、送积分等,如果客户或潜在客户关注了我行的微信公众号,我们其中做的活动就有可能触达到他们,所以在公众号端我们做了很多宣传,通过微信公众号做客户转化工作。”

另一家北方民营银行人士表示:“中小民营银行品牌认知度低,零售端揽储的信任度低,加之存款自律机制约束,目前民营银行竞争优势较弱,在夹缝中生存较难。”其表示,“跨区域的存款都取消了,专注做本地。”

上述两位民营银行人士均认为,在揽储方面困难较大,同业、个人、企业端的存款都不容易。

“大型的集团企业一般不愿意来小银行开户,而很多中小微企业本身就缺少资金,发力去拉这些企业的存款,难上加难。”上述某民营银行人士表示,“我们招聘的一些他行过来的老客户经理会带来一些资源,增加一些个人和企业存款,但如果资源用完了,再去开发新的同样很难。”

虽然不易,但受访民营银行人士表示,还是在监管要求范围内积极拓宽业务渠道。“个人业务发力上线,企业业务发力线下。此外,还有跟相关单位做一些合作,在支付方面做一些客群的触达,比如代发工资,加油、过高速关卡等使用我行银行卡有一些打折优惠等。在寻找客群方面,主要发力大行或其他银行难以触达的长尾客户。”上述某民营银行人士表示。

而南方某民营银行人士告诉记者:“民营银行网点受限,目前可以依靠股东单位资源,挖掘一些差异化的服务和产品。”

此外,记者还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也有部分民营银行谋求互联网方向转型,已在申请走流程。业内人士认为,即使没有新规规定限制,往互联网方向转型也是趋势。

面对监管要求的变化,民营银行负债端破解之路阻且长。银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苏筱芮表示:“未来,民营银行需要厘清自身的业务结构与规模占比,通过加强同业融资来缓解监管带来的冲击;要认真评估监管指标,如流动性匹配率、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核心负债比例等重要监管指标,进行压力测试;要加紧平衡收入结构,做好客户精细化运营,大力发展自营渠道,通过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等新型方式提升自身的运营能力;地方法人银行应坚守本地地位,在自身的能力范围内精耕细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