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理财资产迎考

非标资产占比下降拖累了收益,权益市场震荡加剧了净值波动。受此影响,银行理财的发行量和收益均出现下滑。

非标资产占比下降被认为是“后资管新规”时代的必然结果。《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一方面是资管新规对非标占比提出限制;另一方面,因收益、期限不匹配,导致银行理财遭遇非标“资产荒”。

一直以来,非标资产是银行理财增厚收益的重要“法宝”,亦是银行理财区别于其他资管产品的重要优势。随着净值化转型的推进,银行理财的资产端该如何调整?对理财产品的收益有哪些影响?

适配非标资产稀缺

Wind数据显示,截至2月24日,全市场29402只理财产品中,有4623只最新一期净值增长率为负,占比15.72%。对比2021年年底,则仅有1660只理财产品最新一期净值增长率为负,占比6.26%。

业内人士认为,理财产品收益及发行规模的变化,与理财产品中非标资产变化有关。记者采访业内人士了解到,多家银行理财投资端的非标资产占比大幅下降。

从数据来看,截至2021年9月末,全市场银行理财产品存续规模27.95万亿元,较2021年年初增长2.09亿元;非标资产配置规模为3.16万亿元,较2021年年中压降近6000亿元,占理财产品余额的比例为11.3%。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副总经理李茜向记者分析称,根据监管要求,理财子公司全部理财产品投资于非标债权类资产的余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且将银登中心、北交所等平台发布的产品认定为非标。此外,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按照评级、担保方式分别参照1.5%、2%和3%的风险系数进行设定,对理财子公司的资本消耗较大。

“目前银行理财产品配置非标资产,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情况:一是根据期限匹配的要求,非标资产的到期日不得晚于理财产品到期日;二是由于理财资金不能直接开展非标资产投资,对业务模式的创新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设计更为合理的业务结构开展投资;三是银行理财转为净值化运作,对单一产品的收益和风险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非标资产的投资溢价须与风险管理做好平衡。”交银理财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非标“资产荒”亦是银行理财投资端面临的难题。普益标准研究员郑哲涵分析称,目前银行理财主要面临“适配”非标资产的稀缺。一方面,在银行理财“真净值”与利率持续走低的大背景下,银行理财在资产端需要精选优质资产以支撑产品收益率,从而提升产品竞争力,而与之相匹配的优质高收益非标资产相对稀缺,适配的非标资产储备不足;另一方面,银行理财非标投资要求期限匹配,非标客户对中短期的融资期限需求相对较少,但目前银行理财发行的产品期限结构依旧是以中短期为主,3年以上的长期限产品数量占比不高,能够匹配银行理财市场期限需求的非标资产相对较少。

苏银理财相关人士也告诉记者,近期理财投资端确实存在一定资产配置压力,主要是由于资产供需关系的阶段性失衡。“资产需求方面,货币政策持续发力,带动资金面宽松、市场利率下行,进而导致理财产品净值抬升,产品募集资金量显著增加;配置策略上,为避免欠配追涨教训,大多数机构采取早配置早收益策略,目前投资端的资产配置意愿和需求较强。供给方面,一是宽货币政策发力后,带动资产收益率下行,符合理财收益要求的资产规模有所减少;二是部分资产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市场供给量有所减少。”他分析道。

某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也向记者坦言:“贷款(利率)都4%以下了,没必要做非标。”

一直以来,非标资产投资作为传统银行理财产品增厚收益的主要手段,在银行理财资产配置中占据重要地位,非标资产规模下降或将对部分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带来下行压力。

郑哲涵进一步指出,全国性银行及其理财子公司大多早已开始布局多元化资产投向,并不断培育权益类资产投资管理能力,通过配置基金、股票等标准化资产以增厚收益。整体而言,非标资产规模下降短期内对部分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有不利影响,但中长期而言则影响有限。

某城商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告诉记者:“非标资产的静态收益会高些,也不会有净值波动,但没有流动性。标类资产有资本利得,在市场行情合适的条件下,考虑资本利得的部分,收益也不会差于非标。”

“固收+”与权益两手抓

非标资产占比下降叠加权益市场波动,银行理财陷入了“稳中求胜”的艰难处境。

普益数据显示,2022年1月份银行理财产品的发行量未能延续增长态势,环比下跌近三成;封闭类产品中除混合类产品,固收和权益型产品的平均业绩基准均环比下跌,个别产品出现破净情况。

兴业研究首席金融行业分析师孔祥表示,随着资管新规实施推进,权益委外资产取代过去非标资产成为收益增厚主要利器,理财收益与权益市场联动性增强。同时,理财净值型时代,估值方法调整叠加资产价格轮动,预计后续产品波动将成常态。

郑哲涵指出,目前非标投资领域正呈现出多元化发展趋势,由过去单一的投资城投企业向央企、国企、大型民营企业等转变,并逐步开发债转股、股份制改造、收益权等新品种。因此,虽然现阶段银行理财的非标资产荒现象较为明显,但随着非标投资领域“转型”的推进,预计此现象将会有所改善,银行理财竞争力亦将有所提升。

对此,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罗荣华教授亦认为,随着监管政策的进一步完善,对可能蕴含着较大不确定风险的非标资产的限制会进一步规范,非标资产占比可能会下降,短期内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相应地可能会略有下滑。但更重要的是,监管事实上也倒逼、促进了银行对资管能力的提升,特别是综合包含标准资产、非标资产、权益资产和债权资产等多元化资产管理能力的提升,结合银行固有的渠道、品牌等优势,银行理财市场仍然会有自身独特的竞争优势。

前述受访交银理财相关人士也提到,从市场数据来看,目前中国市场规模容量有限,债券市场总体容量约为120万亿元,股票市场约为80万亿元,但资产管理规模已达到110万亿元,若未来资管规模以10%~20%的速度增长,标准化市场的容量不一定能支撑各家机构的快速发展。

在此形势下,银行理财有哪些应对之法?

郑哲涵认为,2022年,预计“固收+”仍将是银行理财的主力产品,以“债券底仓+多资产组合”的形式增厚收益。与此同时,权益类资产投资虽不是银行理财所擅长的,但却是其提升产品收益的重要途径,且当前权益类资产处于估值低位,再加上现阶段非标“资产荒”的影响,预计混合类和权益类银行理财产品的发行力度将有一定程度增加。

李茜认为,下一步银行理财要进行客户分层,基于客户风险偏好,按照投资周期、不同流动性创设产品。同时,单一类型资产配置转向大类资产配置,直接服务于实体经济投融资和满足居民企业的财富管理需求。

对此,前述交银理财相关人士亦表示,银行理财可以参与到标与非标、固收与类固收领域,这些作为支持实体经济、促进消费的重要渠道,大有可为。此外,银行理财公司享有母行客户基础、拓展投资范围、更广泛地参与市场等多重政策红利,可以通过进一步加大“固收+”产品拓展力度,渐进式开展权益投资,积极创设ESG、养老理财等特色产品,打造与其他资管产品不同定位的比较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覆盖面最广的资管产品,银行理财代表了社会无风险中枢,波动将导致大类资产价格中枢调整。”孔祥分析称,整体看,打破刚性兑付之下,无风险中枢下降,但风险偏好会有差异化转移。一方面,刚性兑付打破是风险认识建立的惊险一跃,随着资管新规执行,未来这一趋势会持续增加,这最终实现各类资产“风险-收益”特征匹配;另一方面,从产品结构调整节奏看,结构改革与经济周期赛跑,对风险认识的重建将会一波三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