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银行评级十年首降东北地区中小银行两大问题受关注

盛京银行(02066.HK)维持六年之久的AAA评级遭遇到下调。

7月30日,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的一纸信用评级公告,将盛京银行AAA评级下调至AA+。这是自2011年开始担任盛京银行的信用评级机构起,联合资信首次下调盛京银行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

不仅是盛京银行,近期还有葫芦岛银行、阜新银行、大连农商行、延边农商行、吉林环城农商行这5家东北地区中小银行首次被降低主体信用评级。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已统计被调低主体信用评级的11家中小银行里,东北地区中小银行占比过半。

从评级机构关注点来看,包括盛京银行在内的东北地区6家中小银行资产质量和客户及行业集中度被“划上重点”。

十年首降评级

盛京银行总部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前身是沈阳市商业银行,2007年2月经原银监会批准进行更名,2014年12月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

截至2020年末,盛京银行总资产为10379.58亿元,同比增长1.6%,实现营业收入162.67亿元,同比下降22.6%。同时较大规模的信用减值准备计提力度对净利润形成不利影响,盈利水平明显下降,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 12.04亿元,同比下降77.9%。

从贷款投向来看,东北地区是盛京银行的经营重点,2020年东北地区贷款投放占全行贷款比重为86.39%。2020年盛京银行东北地区的贡献度亦保持高水平,全年东北地区实现营业收入占全行营业收入的92.45%。

联合资信自2011年开始长期跟踪评估该行的经营情况、公司治理与内部风险控制机制。从历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可以看到,盛京银行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一直保持着稳中有升态势:2011年为AA,2012年-2014年为AA+,2015年-2020年为AAA。因此2021年的AA+,为盛京银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十年来首次遭到下调。

天风证券今年6月份发表的行业研报《从盛京银行看辽宁省区域风险》中表示,盛京银行是东北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总部银行,其资产质量对当地银行业的风险水平具有较强代表性。近年来公司资产质量明显下滑,受到市场关注。

联合资信亦表示,对于盛京银行的关注点之一为该行信贷资产质量有所下降,且未来仍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拨备水平有待提升。

不良贷款率方面,2010年-2020年间,盛京银行的不良率整体呈现先降后升趋势,在2015年达到最低点0.42%后开始较快增长,2020年末不良率为3.26%,较2019年增长1.51个百分点。

从贷款拨备情况来看,由于2020年核销不良贷款规模较大,同时受制于盈利能力削弱导致减值准备计提不足,盛京银行拨备覆盖率明显下降。2020年该行拨备覆盖率较2019年下降46.84个百分点至114.06%,为近十年新低,远低于同期城商行整体平均水平的189.77%。

同时,盛京银行面临一定的客户及行业集中风险。天风证券表示,盛京银行作为一家东北地区的城商行,客户资源与地区经济和产业布局有着较为紧密的联系,如截至2019年9月,盛京银行给华晨汽车综合授信28.87亿元,为华晨汽车的第三大授信银行,已用授信额度26.63亿元,占华晨汽车已用额度的8.35%。此外,盛京银行的贷款集中度长期保持较高水平。以地方国有企业华晨汽车连续违约的2020年末为例,盛京银行前十大单一借款人的贷款额度约占资本净额的77%,远高于同期A股上市银行22%的平均水平。若辽宁省信用债违约事件频发,大客户违约可能会对盛京银行的资产质量形成一定冲击。

联合资信认为,盛京银行匿名客户风险暴露程度高,且非同业集团客户风险暴露占一级资本的比重亦处在较高水平,已突破监管限制,需持续关注其大额风险集中暴露情况及相关风险。

天风证券认为有五点因素共同促使盛京银行风险暴露:一是东北地区经济增速和产业转型较慢,整体不良率提升,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风险水平;二是2014年以来,辽宁省信用债违约事件频发,其中部分违约企业与公司存在授信关系。公司贷款集中度较高,容易受到大客户风险事件的冲击;三是公司在2014至2018年加大对收益相对较高的批发和零售业贷款的投放力度。2018年以来,受到经济下行和疫情等多方面的影响,以及公司自2019年起适当控制批发零售业贷款规模,批发和零售业的贷款风险暴露;四是政策环境趋严;五是公司着力夯实资产质量,在2020年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

同时,盛京银行房地产业不良率上升趋势也引发关注。自2017年该行房地产业不良率触底后,2018年小幅回升,2019年较上年末明显提升1.62个百分点至1.91%,2020年再次提升0.12个百分点至2.03%。

近年来,盛京银行的房地产贷款增速明显加快,贷款金额同比增速从2018年的2.32%大幅跃升至2019年的21.85%,进而又提升至2020年的98.55%。截至2020年末,盛京银行的房地产贷款金额为700.50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例较上年末提升5.1个百分点至12.80%。

联合资信表示2020年盛京银行在提升房地产行业风险甄别能力的基础上,为提升资金收益水平,增加了房地产行业贷款投放规模。考虑到新冠疫情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以及房地产行业融资政策持续趋紧,加之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集中度限制政策的落地,盛京银行房地产行业贷款投放策略及相关信贷资产质量有待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恒大集团(南昌)有限公司成为盛京银行内资股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28%,2019年持股比例进一步提升至36.40%。据盛京银行官网消息,7月22日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高伟带领市国资委、市金融局主要负责人到盛京银行调研时表示,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盛京银行改革发展,支持市属重点国有企业在行业监管部门指导下,逐步增持盛京银行股份。

银行资产质量、集中度风险引关注

除盛京银行外,东北地区还有葫芦岛银行、阜新银行、大连农商行、延边农商行、吉林环城农商行被降低主体信用评级,且均为可查历年评级报告中首次调降。

其中,葫芦岛银行2021年为A+,2018年-2020年为AA;阜新银行2021年为AA-,2018年-2020年为AA;大连农商行2021年为AA-,自2015年升至AA后,维持至2020年;吉林环城农商行2021年为A,2016年-2020年为A+;延边农商行2021年为A+,2017年-2020年为AA-。

联合资信和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国际”,为延边农商行的信用评级机构)对这5家银行的关注点,与盛京银行存在诸多相似之处。信用评级公告中资产质量和客户及行业集中度问题被频繁提及,评级机构对上述银行的经营前景予以关注。

比如,联合资信关注到葫芦岛银行信贷业务集中度水平偏高、信贷资产质量显著下行、贷款拨备水平不足;关注到阜新银行信贷投放行业集中度较高、信贷资产质量及拨备覆盖水平显著下滑;关注到大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偏高、拨备覆盖水平不足;关注到吉林环城农商行贷款业务行业及客户集中度较高、非标投资规模较大,且大部分出现逾期并存在较大风险敞口、拨备及盈利水平下滑。

从多家银行的信用评级公告可以看出,部分银行经营状况堪忧,比如葫芦岛银行目前“已呈现亏损状态”。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葫芦岛银行资产总额由1087亿元减至996.44亿元,同比下降8.33%;负债总额935.40亿元,相较于2019年的1022.3亿元下降了8.5%。与此同时,该行还面临营收下滑、净利润为负的局面。从年报数据来看,葫芦岛银行2020年实现营收9.80亿元,减幅达60.96%,净亏损2.78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5.5亿元,降幅达202.21%。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0年报告期末,葫芦岛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3.89%,相较于2019年末的3.73%增长了10.1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下跌72.98个百分点至32.39%,远低于银行拨备覆盖率最低至120%的要求。

联合资信评级报告指出,受葫芦岛当地经济结构限制以及自身信贷业务定位的影响,葫芦岛银行贷款行业及客户集中度较高,面临贷款业务集中风险。贷款行业分布方面,葫芦岛银行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等行业,与地区经济结构基本相符。同时,联合资信认为葫芦岛银行关联交易规模高,且与第二大股东沈阳大君瓷业有限公司关联贷款已部分形成不良,不良规模为6.58亿元,相关风险需予以关注。

中诚信国际则关注到延边农商行在宏观经济下行及疫情影响下,逾期、关注和不良贷款持续增长;客户集中度高,房地产相关行业敞口较大,且瑕疵类贷款占比较高,未来信贷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中诚信国际报告指出,受当地的资源禀赋和经济结构特征的影响,截至2020年末,延边农商行贷款的前五大行业分别为批发和零售业、建筑业、房地产业、制造业以及住宿和餐饮业,在贷款总额中合计占63.34%。该行建筑业、房地产业和个人按揭贷款合计占比26.93%,非标投资中房地产业及相关行业贷款余额为7.50亿元。

截至2020年末,该行存量不良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业、批发和零售业以及制造业,且以大额贷款为主,其中前十户不良余额为2.51亿元,在不良总额中占比72.33%,中诚信国际认为虽然担保方式均为抵押,但在经济下行环境下抵押物处置困难,不良化解难度较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