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后银行存款利率升降不一,年中揽储不易

“临到‘630’尾声,突然来了一个大额存单利率调整,让人措手不及,揽储的确越来越难做了。”一位股份行支行客户经理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感叹道。

半年末往往是银行冲业绩的节点,但和往年相比,今年银行的揽储利器之一显然不太管用了。自存款利率定价改革启动后,第一财经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已有不少银行调整了存款利率,其中短期品种利率稍有上调,中长期品种则有所下降,还有银行取消发行3年期大额存单产品。

在业内人士看来,存款利率上限调整,一方面有助于打击银行同业间的高息揽储行为,为其综合负债成本打开下行通道;另一方面,在存款利率降低的同时,加大了银行揽储难度,或影响银行负债的稳定性,部分银行还可能面临“存款搬家”的情况。

存款利率短升长降

存款利率改革实施半月来,各大银行稳步调整存款利率。根据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的要求,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

新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实施后,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升有降。普遍来看,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自律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

基于此,银行的存款利率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调整。其中,活期利率大多不变,1年期以内存款利率有一定上调,而一年期以上存款利率则出现明显下调。

比如,第一财经发现,国有大行中,中国银行最新发行的20万元起的大额存单中,1个月期利率从此前的1.585%上调至1.69%,3个月期利率从此前的1.595%上升至1.70%,6个月期利率从此前的1.885%上升至1.90%;1年期利率则从此前的2.175%下降至2.10%,2年期利率从此前的3.045%下降至2.70%,3年期利率从此前的3.7125%下降至3.35%。

建行最新发行的20万元起大额存单中,暂无2年期和3年期的产品,1个月、3个月、6个月以及1年期的产品年化利率分别为1.69%、1.70%、1.90%和2.10%。而此前该行发行的2年期和3年期的大额存单利率分别为3.15%和4.125%。

“银行取消3年期大额存单产品,主要可能还是从负债成本考虑。”光大银行分析师周茂华对记者称,“存款利率上限定价改革后,尽管短端利率上升,长端利率下降,但从绝对利率看,还是短端利率低,发行短期产品一定程度上利于压降负债成本;同时,这可能也与目前国内货币环境保持适度宽松格局有一定关系。”

另外,股份行中,记者了解到,浦发银行20万元起3年期的大额存单利率从3.85%调整至3.55%;招商银行20万元起的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也有下调,从3.85%下降至3.45%。

城农商行方面,据光大证券统计,在其调查的48家城农商行中,有7家对3个月存款利率定价进行上调,平顶山银行上调幅度最小为6BP,阜新银行上调幅度最大为40BP;有8家银行下调2年期存款利率,下调幅度3BP至30BP不等;10家银行下调了3年期存款利率,下调幅度8BP至63BP不等。

整体而言,光大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表示,银行对高成本存款定价进行调整有助于更好控制长端负债成本;同时,引导银行存款回归合理的期限结构,防止部分银行通过“倍数”报价机制造成的“杠杆效应”,从而产生非理性报价或“套利”行为。

银行揽储难度加大

在存款利率调整的同时,对于银行来说,揽储难度也在加大。上述股份行支行客户经理对记者说,“这相当于一时之间没了趁手的兵器,没法打仗了。”

为了完成业绩指标,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有的银行在半年末前几天主推跨季理财,通过打时间差来做高存款规模。比如,投资者在6月29日买了一笔理财,而该理财产品是从7月2日起息,那么从29日到1日的这3天是可以算在存款中,不算在理财中。

实际上,过去两年间,监管对于整个存款市场竞争的规范力度远超以往,包括结构性存款、智能存款等定价弹性比较大的产品都面临政策约束,如今再加上存款利率上限的调整,整个行业,尤其是中小银行揽储难度加大。

据中信证券统计,自去年以来,银行的稳定性存款(定期存款+结构性存款)增长难度加大。其中,中小银行同比增速下降明显。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称,今年以来,“存款搬家”现象仍然严峻,如果存款利率进一步降低,则意味着对于储户的吸引力下降,可能流失更多长期存款。

一位国有大行分行行长就对记者称,“利率上限定价改革后,我们很担心存款分流的情况。毕竟相比其他银行,大行的存款收益被压缩的幅度更大,目前行内正研究应对措施。”

近年来,存款资源分流在居民储蓄率上已有体现。根据IMF的数据,2020年末,国内居民储蓄率45.7%,较2010年下降5.2个百分点。有分析称,包括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等因素可能驱动这一趋势延续,居民和企业会将存款转为其他安全性尚可但收益相对更高的金融资产,给银行的存款获取增添压力。

除监管约束外,平安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袁喆奇还分析,银行存款的增长从短期和长期来看都面临更严峻的挑战。短期方面,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化对存款派生带来一定制约;长期来看,经济增速的放缓与居民财富的多元化配置也都会给存款增长带来负面冲击。因此,对银行而言,未来核心负债能力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

“线上渠道和财富管理将成为未来竞争关键。”袁喆奇表示,银行应加快线上渠道的建设,关注内部获客渠道的经营,同时注重以更开放的模式加快公域流量的对内转化;另一方面,加大发展财富管理,注重对客户广义AUM的营销,尤其应关注财富结构的变化。

上述国有大行分行行长也对记者称,“尽管存款利率是影响客户去留的重要因素之一,但越来越多的客户更看重综合服务,比如银行可通过综合资产配置,帮助客户达到较高收益。”这就要求银行提高综合服务能力,进行精细化运营,增强客户黏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