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信托,信托的前世今“坑”

前有安信,后来川信。

中融被维权之后,雪松重回舆论C位。

最近的信托,屋漏偏逢连夜雨。

一边是监管爸爸耳提面命、强压强打,一边是屡屡深陷信任危机。

满城风雨,沸沸扬扬,不禁让众人心生窦疑:还能再信而托之吗?

信托即信任委托,是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特定目的,进行管理和处分的行为。

信托作为一种理财方式,是一种特殊的财产管理制度和法律行为,同时又是一种金融制度。信托与银行、保险、证券一起构成了现代金融体系。信托业务是一种以信用为基础的法律行为,一般涉及三方面当事人,即投入信用的委托人,受信于人的受托人,以及受益于人的受益人。

1979年1月,料峭的冬寒尚在继续。邓公邀请了5位工商代表在人民大会堂涮羊肉火锅。

当时63岁、一头华发的荣毅仁就是其中一位。

邓公亲切地称五人为“老同志”,号召他们继续搞企业,称“经济建设感到知识不够、资金也不足,希望钱要用起来,人要用起来”,并历史性提出要摘掉工商界资本家的帽子。

原本还心有余悸的5位巨擘如释重负,工商业者一时间仿佛焕发了第二春。

9个月后,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这是中国第一家信托公司。

政府开始“放权让利”。

中国大陆出现了一股“信托热”。

为了充分利用各种渠道的多余闲置资金,弥补银行信贷的不足,各家银行、各部委和各地政府纷纷成立信托投资公司。

也是在1980年,当时的中国第二大信托公司——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

凭借着金字令牌,广国信在海外广泛筹资,资金累计达到了50亿美元。“北有中信,南有广国信”,一度被传为80年代的佳话。

短短几年,信托行业快速膨胀。

到了1982年6月,仅银行下辖的信托投资公司或部门,就多达620个。

在那段野蛮生长的年代,信托把中国经济滋养得苗肥果壮。

可80年代的信托,虽然被冠以“信托”之名,但却仍然不是“信而托之、代人理财”的信托。

它如一匹脱缰的烈马,狂奔在时代的原野里。

1982年,在这种无序的矛盾冲击中,信托史上的六次整顿拉开了序幕。

1982年,第一次整顿;

1985年,第二次整顿;

1988年,第三次整顿;

1993年,第四次整顿;

1999年,第五次整顿;

……

足足五次整顿,第五次整顿足足持续了2年左右,如狂风过境横扫整个信托业。

良莠不齐的市场被清洗,不符合要求的信托公司被摘去牌照,又一番银信证分业大洗局。

信托不再经营证券经纪业务和股票承销业务,央行也停止了银行向各类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金拆借,从资金来源上限制了信托投资机构扩大贷款规模的能力

此后,信托公司被重新定位,数量也从最高峰时的1000多家骤减至68家幸存者。

多少曾经叱咤风云的信托公司,最终还是被时代湮没

在2001年迎来了一件大事——《信托法》正式通过。按照规定,信托被确定为可以经营资金信托、动产信托、不动产信托和其他财产信托四大类主营业务。现代信托业的本源业务,其核心基础是信托法律制度。

到2003年9月,中国50多家信托公司有1/3的业务都与房地产业有关。

而除了房地产这一舞台,股权、工矿企业、金融、基础设施以及教育等等,也逐渐被纳入集合资金品种之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为了信托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

2007年,第6次大整顿开始了,这一年,被称为“中国财富管理元年”。信托摘掉了“投资”的帽子,“信托投资公司”改为“信托公司”。两字之差,所代表的意义远远不止两字。这一变化的潜台词,是监管部门正在强化信托主业的地位,把它从过去“广而不专”、“博而不精”的金融百货公司,向一个专业化的资产管理机构转型。

2012年之前,信托业增长的主动力是粗放的银信合作业务,而到了2012年以后,银信合作不再一枝独秀,信托江湖隐隐是一张“三足鼎立”的新地图:

(1)以低端银行理财客户为主导的“银信理财合作单一资金信托”;

(2)以中端个人合格投资者主导的“集合资金信托”;

(3)以高端机构为核心的大客户主导的“非银信理财合作单一资金信托”;

2014年初,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出现兑付危机。一时,市场与监管关注纷至沓来。

这一30亿元的矿产项目,被认为是银信合作的产物,是典型的通道业务。

2017年3月末,银行监管风暴席卷而来。

银监会启动“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简称“三三四十”),剑指影子银行、同业理财、表外业务等问题。

一夜之间,银信合作再降温。“去通道”与转型之路,仿佛成了弦上之箭,大势所趋,不得不发。

同样谁也没有想到,6次大整顿后,当下的信托会再次陷入行业出清、爆雷的漩涡,屡屡被黑。

回想今年5月初,当业内疯传“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停止所有资金池业务”时,川信一纸声明冠冕堂皇否认。可谁知不到一个月就被自己打脸了呢?

维权人络绎不绝,警车围绕大厦,被银保监局贴身监管,缺口超250亿、涉8000+投资人。

上市公司也自曝家丑,6个月的产品,川信只兑付了两成,4000万元本息未能如期兑付。

甚至据川信监事会主席称,川信已经没有一分钱,连总部大厦都早已抵押出去。

至此,一场惊天大雷彻底揭开。

今年以来,不只是四川信托一家暴雷,安信信托、新时代信托等大量信托产品出现违约。1月至8月,共发生200多起违约事件,涉及违约项目金额超过1100亿元。

信托火爆究其原因,主要有3个:1、 一个是我们中国人刚富起来,才想到传承这个事。2、 第二个就是仅仅靠一部信托法,能不能做到江山永固,这个咱不知道。在国内,法律上面还有一层约束,那个能点头让你江山永固,你才能真的江山永固。否则彪哥认为说什么都是白扯。3、 第三个就是中国的信托公司,名义上叫信托,实际上根本跟西方的信托不是一回事,它们很多都压根没有家族信托这个部门,他们那忙得很,都忙着干别的赚钱的业务去了。要不是这两年生意难做,谁还记得自己是一个信托公司啊。因此啊,我给对家族信托感兴趣的有钱人几个建议:1、3000万以下的可以在国内做,3000万以上的,如果有条件最好还是选择海外的大的信托机构。因为3000万以下,对吧,即便为国纾难,也不值当的得去动你,这种情况纯粹是做一个财产的安排,国内做是可以的。3000万以上的,那我想除了我刚才提到“身后意志在财产上的体现”这种需求,更多的是考虑到资产的隔离,考虑的是江山永固。那咱那么多钱,最好还是找个好的归宿。2、不要找银行去做家族信托,直接找信托机构。因为要做信托这个事是需要信托牌照的,这个事你去找银行,银行最终还是要落地到信托公司去设立这个信托,银行拉皮条的事干得够多了,那我们干嘛非隔着一层,不直接去找信托公司呢?在中国,信托牌照就68家信托公司,大部分是国企,一部分是民企,并且这个牌照不会再发了,所以信托牌照非常值钱。3、如果要挑选信托机构,第一挑选那种时间长的;其次就是找那种大机构,大而不能倒的;第三在国外就找这个名声比较响的私企,在国内那就找国企。千万别在国内找民企做。

刚兑信仰一步步被击碎,接连爆雷给了业者一记警钟,躺在牌照上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2020是又一年似水雷年已经不用多言,层出不穷的监管,接二连三的维权风波,已经透露出太多信号。

其一,过去坐吃红利,靠资金池刚兑、躺着赚钱的时光一去不复返,68张牌照优势普遍变弱。

其二,马太效应更强。

资金池庇护不再、非标被限之后,留给民营和中小信托公司的时间和空间急剧缩小,反之,央企背景和头部信托公司,信仰会更加被认可。

其三,破刚兑后,得专业者得天下。

无论是信托公司,还是从业者,过去借新还旧的游戏不能继续,风险越来越容易暴露,想要不踩雷,专业水平就成了关键。

其四,爆雷是最好的排雷方法。

行业正在出清,这满城的风雨,是监管倒逼信托这位金融“二公主”提质的信号。

等到未来,满城风雨过后,资管是资管,银行是银行,信托回到“信而托之,代人理财”的初心,“卖者尽责,买者自负”不再只是一句空话。

那时候的信托,会更干净。

而金融的创新、信托的使命,远未结束,甚至才刚刚开始。从业者幡然醒悟,重振旗鼓出发。这是一条漫长且艰难的路,但路虽千万里,总有人往矣。

投资者,也该试着做一名成熟的投资者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